2004年我第一次踏上中国这片土地。当我结束了为期五周的中国之旅,再次回到维也纳时,一股强烈陌生感侵袭了我。惟有我周边的几家中国商店才让我找回过去数周所感受到的那种亲切。

在维也纳Naschmarkt一带,尤其是Kettenbrückengasse的沿街两侧是维也纳华人圈的聚集地。在这里,不仅有欧洲唯一的一家华人书店,你还能找到一家发廊,一家手机店,一个华人周刊的编辑部,浙江同乡会的会址,一家华人旅行社,几家中国餐馆还有许多货行。

chinareverse18那些离开中国,来到陌生国度开始新生活的人们,被称为华侨,而渐渐的,就是这样一群人的故事吸引了我的注意力,我想知道他们是怎么来得奥地利。在我的寻查访谈中,大部分人所叙说的经历都有类似之处。在多数情况下,他们的亲戚在奥地利已经生活了一段时间,通过他们进入奥地利后的第一条路大多都直接通往中国餐馆的厨房间。接着怀揣着偿还偷渡费用并拥有属于自己餐馆的梦想,拼命工作,拼命赚钱。

如今形势大不一样了,一方面是严格的移民政策所造成的餐饮界人手短缺,另一方面中国经济高速发展的事实就摆在眼前。许多中国人的生活和工作往返在奥中两国之间。

对我来讲《往返中国》里的维也纳是众多欧洲城市的一个缩影。可以说我导演的这部影片在一定程度上描写了欧洲华人的移民史。

奥地利国家统计局2008年的数据显示,有8633名土生土长的中国人生活在奥地利。然而接管难民事务的相关机构估计有两万到三万华人在维也纳生活。他们绝大部分来自浙江省,其中青田和温州所占比例最高。青田位于中国南部的浙江省,有48万人口。青田的四周遍布山丘,而它就座落在一个狭窄的山谷之中。一条宽大的河流将这座城市一分为二。其中一部分是慢慢建设起来的老城区,另外一部分是随着中国经济繁荣而快速建立起来的新城区。中国政府在80年代放宽了出国移民的政策,而有23万青田居民得益于此政策并大多移民至欧洲。

如果你有一天结识了某国的公民,他们往往会改变你之前对这个国家,对生活在那里的居民所抱有的一些想法。奥地利华人格外留意弥漫在他们身边的各种成见又或是神话,所以最初他们用一种怀疑的眼光看待奥地利人。通过此次中国之行,我才能赢得维也纳华人圈的信任。

那些远离故乡和亲人,在未知世界中闯荡的人们一直深深地吸引着我。他们怀揣着一颗思乡的心,来到一个陌生的环境里,在那里创建出一片能令人想念起家乡的新天地。而故乡这词早已不再与地域的间隔有任何直接联系。

Judith Benedikt 2015


'我现在随时可以说, “明天我想回国就回国“ 我觉得 机会像太阳, 每天都回从东边升起。 一个笨的人进入了一个新环境就朝西看, 看到的是别人的昨天。 我们来晚了,太阳已经下山了。 你够聪明的话, 你转身朝东看。 这世界只要有人活着,就会有机会。 你要看到明天会出现什么, 不要去看昨天发生了什么。 也许明天的机会就会比今天更好。'

~ 单家潜

正在热映